🇯🇵 你家寵物愛玩嗎?的日本新聞精選(2023年第4期)

本週新聞精選:厚生勞動省宣布孩子在幼托機構更換的紙尿布不用再帶回家自己丟/首屆日本寵物護理師國家考試即將上路/日本政府擬修法放寬 My Number 系統適用範圍/日本確定在5月8日將COVID-19降成5類/連環強盜案集團首謀代號是「魯夫」
🇯🇵 你家寵物愛玩嗎?的日本新聞精選(2023年第4期)
Photo by Mikhail Vasilyev / Unsplash

本週新聞精選:

・厚生勞動省宣布孩子在幼托機構更換的紙尿布不用再帶回家自己丟
・首屆日本寵物護理師國家考試即將上路
・日本政府擬修法放寬 My Number 系統適用範圍
・日本確定在 5 月 8 日將 COVID-19 降成 5 類
・連環強盜案集團首謀代號是「魯夫」

📌 NHK:「使用済みおむつ」保育所で処分を推奨 補助金でゴミ箱購入

本週一(1/23),厚生勞動大臣加藤勝信在記者會上宣布,厚生勞動省已經建議各地方政府,應該要鼓勵保育園或幼兒園回收幼童們在校更換的用過紙尿布,不要再讓家長把孩子用過的紙尿布「打包帶回家」,如果保育園缺少經費,可以使用傳染病防治對策補助金(也就是 COVID-19 的補助款),由地方政府補助保育園添購專用垃圾桶。

會有這項 通知,是因為在這之前日本中央並沒有相關規定,而是交由各地方政府或各個幼托機構自行處理嬰幼兒的用過紙尿布。所以有些地區會由機構統一處理孩子們在幼托機構更換的紙尿布,有些則是「只幫忙更換」,爸媽來接孩子時,順便請家長把孩子的尿布帶回家處理。曾有民間調查 發現,日本全國有超過 4 成的地方政府,旗下的公立保育園要求家長得自己帶回孩子用過的紙尿布。

厚生勞動省去年 10 月針對部分地區的調查發現,讓家長把孩子用過的紙尿布帶回家處理的理由,半數以上都是因為「幼托機構沒有可以存放用過紙尿布的空間,也有衛生上的疑慮」(讓家長帶回家自行處理就沒有衛生上的疑慮嗎?接完小孩又不一定會馬上回家丟垃圾,本身接小孩還要順便帶走孩子用過的紙尿布很怪吧?)。同一份調查也 發現,不用讓家長把孩子用過紙尿布打包帶回家的幼托機構,絕大多數都是每個月加收 300 日圓的清潔費而已(但也有收更多清潔費的)。

《每日新聞》去年 7 月的 報導 整理過各地方政府「幼托機構不給丟紙尿布」的理由,最常見的 5 大理由是:

  1. 家長回家可以檢查孩子大便的狀況(43%)→ 但實際上家長們把用過紙尿布帶回家後根本不會打開檢查,幼托機構在聯絡簿上也都會寫孩子當天大便的次數與狀況,這樣其實就很夠了。
  2. 這是從以前到現在的習慣,不知道為什麼要這麼做(30%)→ 以前因為是布尿布,所以要家長帶回家洗,現在都換成紙尿布了,根本不需要洗。
  3. 沒有辦法暫時保管、回收這些垃圾(14%)
  4. 沒有預算(9%)
  5. 家長們沒有反應這件事(4%)

《每日新聞》的記者在報導中批評,要求家長把孩子用過紙尿布帶回家丟,不只不衛生,更應該說各地方政府到現在都不覺得上面這些理由是藉口才奇怪。


📌 讀賣新聞:ペット専門国家資格「愛玩動物看護師」が4月に誕生へ…獣医療行為も一部可能に

日本在 2019 年通過《愛玩動物看護師法》,成立了「愛玩動物看護師」國家考試,只要通過這個國家考試,就可以以「愛玩動物看護師」的身份執行部分獸醫業務。目前已經確定第一屆「愛玩動物看護師」國家考試將於下個月舉辦,最快從今年 4 月起,就能有正式的「愛玩動物看護師」上工。

「愛玩動物看護師」一詞看起來很問號,但如果不看漢字,以真正的語意翻譯成中文的「寵物護理師」,大家應該一看就懂了。

日文其實一般生活用語不會叫寵物「愛玩動物」,日常都是講「pet」的音譯「ペット」,「愛玩動物」只是法律用語(?)。「愛玩動物看護師」可以照顧的對象包括:貓、狗、鸚鵡、金絲雀等大家會飼養的寵物,所以「愛玩動物」和寵物是相通的。

「愛玩動物看護師」可以執行的業務除了最基本的量體溫、清潔整理、剪指甲、刷牙等照顧動物的工作外,還可以在獸醫的指示下進行採血、投藥、植入晶片、使用導管替動物採尿等,危險性比較低的醫療行為。如果沒有「愛玩動物看護師」證照,就算是已經在獸醫院工作多年的護士,也不能只能執行醫療行為。

想去日本當「愛玩動物看護師」的人呢,報考國家考試之前必須要符合下列其中一項條件:

  1. 就讀農林水產省或環境省指定的相關科系,並取得指定學分
  2. 如果已經在獸醫院有 5 年以上的護理實務經驗,參加完講習並通過預試後,就可以參加國家考試

在日本以外的國家就讀相關系所也可以報考,但必須要自己主動聯絡農林水產省,請他們審核學歷有沒有符合門檻,有興趣的朋友可以自己 查閱官方網站。


📌 時事通信社:マイナンバー利用拡大、法改正不要 省令規定で迅速に事業実施 政府

承接 2023 年第 2 期 的「同場加映」,日本政府將在這個會期提出的日版國民身分證字號「My Number」相關修法內容已經出來了。

總的來說,現在的 My Number 制度只能運用在(1)社會保障、(2)稅金與(3)災害對策,這 3 種情境下使用,相關細節得參考簡稱「My Number 法」的《行政手続における特定の個人を識別するための番号の利用等に関する法律》表列細項,各行政部門的哪一項業務可以取得民眾哪些個資都交代得清清楚楚。如果要擴大適用範圍就需要修法,每有一個小地方要修改(例:疫情期間想透過 My Number 制度發放補助金),都得修法才行。

本次修法省去了「一例一修」的現狀,要直接將表列業務全部列為「準事項」,今後如果要擴大表列個別事項的應用範圍,不需要一例一修,只要主管行政機關頒布省令,就可以擴大適用範圍。

除此之外,本次修法還要修改上次文中有提到的內容:

  1. 民眾如果沒有在一定時間內表示「拒絕」,My Number 系統就會綁定個人銀行帳戶,作為日本政府日後發放年金或補助款等公費使用
  2. 廢除現行的健保卡,全面改用 My Number 晶片卡(補充:My Number 相當於台灣的國民身分證字號、My Number 晶片卡相當於台灣的身分證。有身分證字號不等於有身分證,同理,有 My Number 不一定就有 My Number 晶片卡,這是要另外申辦的。關於廢除現行的健保卡全面改用 My Number 晶片卡的問題,請參考 這篇舊文)
  3. 修改 My Number 晶片卡必須要附上照片的規定,嬰幼兒的 My Number 晶片卡可以不放照片。
【評論】日本晶片式數位身分證My Number Card的健保IC卡功能(2022年版) - 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 🏳️‍🌈
最近日本再度為了晶片式數位身分證My Number Card(マイナンバーカード)引起了新一波討論,但這次引發話題的原因不是什麼新鮮事,而是本站從 2019年就提過的「要把My Number晶片卡當作健保卡使用,來提升My Number晶片卡的辦卡率」⋯⋯

目前可以預期這次的修法在國會上應該會有小小的攻防戰,就算修法通過了,日本數位廳也需要 2 年的時間修改 My Number 系統,所以沒有那麼快喔:)

💡
同場加映:日本政府至今不斷擴大 My Number 適用範圍,理由都是為了提升 My Number 晶片卡的辦卡率。這次日本政府會改成「時間內沒有拒絕=同意 My Number 系統綁定個人銀行帳戶」,也是為了 提升綁定率(截至今年 1 月 8 日,約有 7,259 萬人申辦 My Number 晶片卡,卻只有半數的 3,422 萬人同意綁定銀行帳戶)。

雖然我個人是認為(1)提升 My Number 晶片卡辦卡率和(2)擴大 My Number 適用範圍,這完全是兩回事,沒有 My Number 晶片卡、只有 My Number 也幾乎能辦到所有事情。日本政府如果這麼希望全民辦卡,當初就不應該讓民眾自由選擇是否要申辦晶片卡,把話說得那麼好聽,說是要尊重民眾個人選擇,到頭來還不是用各種手段告訴民眾「你不辦卡就會虧到」,變相強迫民眾辦卡。

但最近有更荒謬的新聞——岡山縣備前市從今年度起,市內幼保機構 0-2 歲的幼托費用與國中小學的營養午餐,必須要全家人都申辦 My Number 晶片卡,才能享有全額免費的優惠。這件事情真的非常荒謬。營養午餐的目的是為了讓孩子們在學期間都可以獲得足夠的營養,營養午餐免費更是非常重要的社福政策,不論家境好壞,孩子們至少都能在學校裡吃到均衡的一餐。0-2 歲幼托免費也是如此。岡山縣備前市卻以「提升 My Number 辦卡率」為由,限制只有全家人都取得 My Number 晶片卡的孩子才能享有營養午餐全額免費或幼托免費的優惠,根本就和「幼托免費」或「營養午餐免費」的立意完全不同,也可能因此讓真正有需要的家庭,沒有辦法獲得幫助,變相強迫弱勢家庭不得不全家人都辦卡才行。

📌 每日新聞:「3カ月で間に合わないかも」 コロナ5類移行、5月8日の困惑

上週的新聞是 COVID-19 降成 5 類已成定局,過了一週,現在確定是從 5 月 8 日降成 5 類了。但只有確定「降級」的日期,相關細節還有配套措施都還沒確定。也就是說,上週文章提到的 3 點:

  1. 降級後 COVID-19 疫苗接種是不是會變成自費?
  2. 以後確診 COVID-19 還有沒有公費補助?
  3. 降級之後就沒有保健所居中協調醫院,確診者是不是要自己找醫療院所(特別是中重症需要住院的情況)

依舊是接下來需要持續關注的方向。順帶一提,上述 3 點沒有將「要不要繼續戴口罩」列入的理由很簡單,因為戴口罩這件事情,特別是在亞洲國家,基本上政府怎麼說和民間怎麼做是兩回事。今天就算政府突然說室內、室外都不用戴口罩,也還是會有一定比例的民眾已經習慣戴口罩,覺得有戴有保庇。所以不需要特別關注這個問題,當局最後應該只會呼籲民眾自己注意好身體健康,要不要戴口罩交由個人自己判斷這樣。

現在各地方政府最在乎的議題,還包括中央是否會持續發放補助款?因為這關乎到各地方政府在 COVID-19「降級」後的防疫對策,像是:是否還要繼續經營照顧確診者的「防疫旅館」或是提供送餐服務給在家養病的確診者們?還有這段時間拿國家補助營運的 COVID-19 相關事業是要一口氣全部結束,還是慢慢收攤?也有地方反映,雖然距離「降級」還有 3 個月的緩衝期,但每個地區狀況不同,就算有 3 個月緩衝也可能來不及轉換運作模式。

至於為什麼只有先決定日期,而沒有先決定「內容」?這理由很簡單,因為日本政府只有先丟出幾個日期要個地方政府選,然後大家就選了一個最晚的日期——5 月 8 日是日本黃金週連假結束開工第一天,不只可以避開黃金週假期,也不像 4 月會和地方選舉撞期,真是個好日子:)


📌 NHK:相次ぐ強盗事件 警視庁7人逮捕 犯行手口の詳細明らかに

本週日本最大的新聞就是連環強盜案。而這一連串強盜案會浮上檯面,在於最近一起強盜案升級成強盜殺人事件,住在東京都狛江市的 90 歲阿嬤大塩衣与遭到殺害。目前認為 從去年 10 月以來發生在 8 個都縣(茨城、栃木、埼玉、千葉、東京、神奈川、廣島、山口)的 14 起強盜案件,很可能是同一集團下的毒手。至於在同一時期發生在其他地區的強盜案件是否為同一集團所為,還有待確認當中。

目前關於這一連串的事件還有很多需要釐清的疑點,但從目前可以掌握的消息來看:

  1. 這是有組織的集團犯罪,但目前被逮到的人都是最基層的小弟。他們主要是透過應徵違法打工,而和犯罪集團連絡上。集團首謀和底下執行者之間的聯絡過程都是使用加密通訊軟體 Telegram,由集團指示犯案。由於應徵違法打工時必須要提供個人基本資料,所以當他們想要退出時,就會遭到人身威脅而退不了。
  2. 集團首謀到底有多少人?這個犯罪集團的領導階級是怎麼認識的,還是個未知數,也有可能從頭到尾其實只有 1 人,但用了數個化名。目前關於代號「魯夫」的消息最多,從「魯夫」的手機號碼國碼來看,他很可能人在菲律賓。目前日本警方已經掌握 4 名很可能是「魯夫」的嫌犯,這 4 人過去就曾因其他案件被要求 引渡回國,這次可以使用當時的逮捕狀請菲律賓當局引渡他們。

立刻訂閱

「石川カオリ的國際新聞電子報」每週六定期出刊的【一週國際大事】,是付費訂閱會員專屬內容。現在升級成為付費訂閱會員,享前 14 天免費體驗(可隨時切換會員方案)

現在就訂閱或升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