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準備放年假的日本新聞精選(2023年第3期)

本週新聞精選:日本《刑法》擬修改性犯罪要件,未經同意的性行為就會觸法/企業為了衝高身心障礙人士雇用率,催生農地型「代雇」產業鏈/專為台積電外派子女成立的熊本國際學校國中部今年9月可望創校/岸田文雄指示要在春季將 COVID-19 感染症防治措施降到5類
🇯🇵 準備放年假的日本新聞精選(2023年第3期)
Photo by Susann Schuster / Unsplash

本週新聞精選:

・日本《刑法》擬修改性犯罪要件,未經同意的性行為就會觸法
・企業為了衝高身心障礙人士雇用率,催生農地型「代雇」產業鏈
・專為台積電外派子女成立的熊本國際學校國中部今年9月可望創校
・岸田文雄指示要在春季將 COVID-19 感染症防治措施降到5類

📌 NHK:強制性交罪要件 試案の修正案「同意しない意思」表明困難など

日本在 2017 年修改《刑法》和性犯罪有關的條文時,關於「強制性交罪」還是留下了「加害者使用暴力或恐嚇被害人」的法律要件。也就是說,被害者必須要舉證自己受到來自加害者的暴力或恐嚇,或在當時情境下無法抵抗加害人,「強制性交罪」才有可能成立。

對此,民間一直有聲浪希望修改法律要件,除了實質使用「暴力或恐嚇」手段之外,只要讓受害者陷入難以拒絕的狀態,就應該適用「強制性交罪」。

去年 10 月,日本法務省諮詢機構法制審議會(法制審議会)的刑事法部會提出的修法方向,除了現行的「暴力或恐嚇」手段外,虐待受害者、加害者濫用自身的社會地位、不讓對方有拒絕的時間、灌被害人酒等 8 種情形,都會讓受害者陷入「拒絕困難」狀態,只要符合這些情況都將適用「強制性交罪」。

然而,去年 10 月的修正案草案出來後,也有不少人批評將「拒絕困難」作為強制性交罪的法律要件,很像是要求「受害者有義務拒絕或抵抗加害者」。

也因此,法制審議會刑事法部會在本週二(1/17)再度提出的修正案,考慮將「強制性交等罪」與「強制猥褻罪」(強制わいせつ罪)的構成要件改成「被害者陷入難以表達不同意的狀態」。某一方面,這種修法方式雖然不同於過去民間團體希望將「強制性交罪」改為「不同意性交罪」的訴求,但透過明文寫到「被害者陷入難以表達不同意的狀態」,也就代表「沒有經過對方同意的性行為,就會觸法」。

目前包括強制性交罪以外、將合意性交從 13 歲上調到 16 歲、新設「攝影罪」防偷拍等性犯罪相關修正案,預計最快將在 2 月的法制審議會總會上決定。

關於日本《刑法》性犯罪條文相關問題,請參考舊文《承認被害者沒有同意性交,卻判加害者無罪:為什麼日本的性侵案難從刑事訴訟獲得正義?》
承認被害者沒有同意性交,卻判加害者無罪:為什麼日本的性侵案難從刑事訴訟獲得正義? - 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 🏳️‍🌈
日本《刑法》關於性犯罪的法律要件過於嚴苛,導致受害者難以從刑事訴訟獲得法律正義。本文將分析日本2017年《刑法》修正後「(準)強制性交罪」留下的問題 - 日本社會 承認被害者沒有同意性交,卻判加害者無罪:為什麼日本的性侵案難從刑事訴訟獲得正義? | 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 🏳️‍🌈

📌 共同通信社:障害者雇用「代行」急増 法定率目的、800社利用


上週一(1/9)《共同通信社》的報導指出,日本全國約有 800 家公司,為了要達到雇用身心障礙人士的比例門檻,使用了「可以代為雇用身心障礙人士」的人力仲介公司。目前估算有超過 5,000 名身心障礙人士是在這些人力仲介公司底下工作。日本境內則約有 10 幾家類似的人力仲介公司,分散在 85 個地點展開類似事業。

這類型的人力仲介公司,主要是出租「有身心障礙人士照顧的農園」,企業只要和這類型的人力仲介公司簽約,提供仲介公司人力仲介費和農園使用費,就可以雇用這些在農園裡工作的身心障礙人士,將在農園工作的身心障礙人士納入自己的員工名單裡;至於農園生產的農作物還可以免費送給公司員工作為員工福利,或是用於 員工食堂、捐給外部慈善機構 等,打造企業與人力仲介公司雙贏局面。

在《共同新聞社》的報導出爐後,這種人力仲介公司當中最大的 S-POOL 股價暴跌,2 天內 從 827 跌到 638 點,他們也因此發表 新聞稿,批評這一系列報導內容不夠客觀。S-POOL 有多大?S-POOL 的子公司從 2010 年推出這類型的人力仲介服務後,現在有 30 處以上的農園,並和 500 家左右企業簽約,底下雇有超過 3,000 名身心障礙人士。

自由撰稿人長谷ゆう 指出,事實上早在 2018 年就有媒體報導過這種產業,《共同新聞社》會在現在這個時間點報導,是因為國會在去年 12 月修改《障害者総合支援法》時的 附帶決議,就有強調政府必須指導企業負責人,不得為了提升身心障礙人士的雇用率,使用所謂的「身心障礙人士代雇服務」(障害者雇用代行ビジネス)。

第210回国会閣法第17号 附帯決議

十二 障害者雇用率制度における除外率制度の廃止に向けた取組を行うほか、事業主が、単に雇用率の達成のみを目的として雇用主に代わって障害者に職場や業務を提供するいわゆる障害者雇用代行ビジネスを利用することがないよう、事業主への周知、指導等の措置を検討すること。

實際上國會以及這些「身心障礙人士代雇服務」業者都知道,這麼做並沒有違反現行法律,但確實是一個遊走在倫理道德邊緣,會引發爭議的做法。

去年 5 月,提供身心障礙人士求職協助的人力仲介公司(KindAgent株式会社)針對 1,000 名年齡介在 20-50 多歲的身心障礙人人士的 調查發現,7 成(69.2%)受訪者皆反對「農園型」雇用模式。但大家並不是反對在農園工作,而是反對這種協助企業衝高身心障礙人士雇用率的人力仲介模式。

近年日本農林水產省推出「農業福祉合作」(農福連携),也就是讓有人力需求、人口高齡化的農家,將自己多年來的務農經驗教給身心障礙人士,甚至可以將已經荒廢的農地教給身心障礙人士接手經營。前述的同份 調查 就顯示,當問到「農業福祉合作」時,7 成(69.3%)受訪者對於「農業福祉合作」的構想都給予正面評價。


📌 熊本日日新報:TSMC従業員の子ども受け入れへ 熊本インターナショナルスクール、9月に授業開始 熊本市東区


接續上週的台積電在熊本設廠新聞。本週一(1/16)報導指出,目前正在熊本市東區戸島西建造的熊本國際學校(熊本インターナショナルスクール,KIS)新校舍,預計能在今年夏季完工,並於 9 月正式啟用。

熊本國際學校最早是 2003 年成立的畢卡索幼兒園(Picasso Preschool,ピカソインターナショナル),到 2018 年才擴大成立小學部。

自從熊本縣菊陽町確定要建台積電廠房後,可以預期會有不少來自台灣的台積電員工攜家帶眷派駐當地。就像竹科有實驗中學一樣,熊本也需要一個可以接收台積電外派子女的學校。這時選中的就是熊本國際學校。

目前熊本國際學校的國小部已在 2021 年取得國際文憑組織(IB)的認可,熊本國際學校預計在今年以後開辦國中與高中部。

按照目前的進度,熊本國際學校在今年 8 月可以先完成新校舍的本館建築,9 月起就能讓國小與國中部使用新校舍。至於高中部使用的東館校舍與體育館,則預定將在今年內完工。


📌  首相官邸:新型コロナウイルス感染症の5類への見直しに向けた議論についての会見

本日(1/20)日本首相岸田文雄正式指示厚生勞動大臣加藤勝信,原則上要在今年春季將 COVID-19 感染症分級降級到「5類」。但你知道 COVID-19 現在在日本的分級,並不屬於 1-5 類嗎?

本站在 2020 年初的文章就有整理過好幾次日本傳染病的分類。再次複習一下,按照日本《感染症の予防及び感染症の患者に対する医療に関する法律》的分級方式,傳染病可以分成分成:

  • 一類感染症(例:伊波拉、鼠疫等)
  • 二類感染症(例:肺結核、SARS、MERS、H5N1禽流感等)
  • 三類感染症(例:霍亂、傷寒等,主要是特定職業的人特別容易發生群聚感染的傳染病)
  • 四類感染症(例:E肝、A肝、狂犬病、禽流感、瘧疾等,主要是透過動物或食物傳染給人類的傳染病)
  • 五類感染症(例:流感、病毒性肝炎、AIDS等)
  • 新型流感等感染症
  • 指定感染症
  • 新感染症

那 COVID-19 是哪一類?COVID-19 是「指定感染症」,按照這部法律,關於指定感染症的說明,它只有和你說「有 1年政令效期」如果是已知的傳染疾病,就按照它屬於第幾類感染症,參照對應條文。

疫情經過了這麼多年,COVID-19 到底是哪一類呢?答案是:COVID-19「相當於 2 類,但不是 2 類」。

這部分有點細節,大家只需要有一個概念是,COVID-19 並沒有被歸類成 2 類,而是維持「指定感染症」的層級,由衛生當局依據疫情狀況「滾動式修正」(可以參考這篇舊文)。

但 COVID-19 相關措施基本上和 2 類是非常接近的,包括醫療院所如果發現確診者都一定要向上通報註記、確診者需要隔離、確診者的接觸者也需要防疫隔離、確診者入院檢查或治療的費用有全額補助、打疫苗也都是國家付錢等。

嚴格來說,COVID-19 其實還比表訂 2 類傳染病更嚴苛——截至今日沒有一種傳染病像 COVID-19 一樣,政府可以強烈要求民眾非不要不得外出,或要求特定行業停業。

事實上,呼籲日本政府將 COVID-19 調降到和一般流感一樣的「5 類」聲浪,從疫情一開始就有,但都擋了下來。最一開始會有呼聲要求將 COVID-19 調降成 5 類,是因為認為,只要將 COVID-19 降到和一般流感一樣的層級,就不用限定只有特定醫療院所才能照顧 COVID-19 患者,醫生也不需要為每一例確診個案花時間在那邊寫確診通報單,如此一來就能解決「醫療崩壞」的問題。

關於「醫療崩壞」這個詞,還有「醫療崩壞」會發生什麼狀況,可以參考舊文《【武漢肺炎在日本】常作為日劇開場白的「醫療崩壞」即將在現實上演》與《【評論・武漢肺炎在日本】續寫「醫療崩壞」:日本醫療體系的結構性問題》。

那為什麼當時有人吵著要把 COVID-19 降成 5 類,當時不行,現在卻可以了呢?

最主要的因素還是,COVID-19 現在主要是 Omicron 變異株,Omicron 的致死率和重症率沒有像 COVID-19 初期時那麼嚴重,現在疫苗施打率也上來了,各地開始解封準備進入後疫情時代,到了可以將 COVID-19 比照一般流感辦理的時候了。

《NHK》則提到另一個重點:政治考量。

去年朝野兩邊都提出了《感染症法》修正案,現在岸田文雄的內閣支持率越來越慘,執政黨需要幫手,這時可以出來協調的就是自民黨的小跟班日本維新之會,但交換條件是,要順著日本維新之會去年打出的口號,將 COVID-19 降到 5 類,不再要求接觸者也要隔離。

總之,目前看起來 COVID-19 降成 5 級幾乎是已成定局了,但接下來需要注意的方向有:

  1. 降級後 COVID-19 疫苗接種是不是會變成自費?
  2. 以後確診 COVID-19 還有沒有公費補助?
  3. 降級之後就沒有保健所居中協調醫院,確診者是不是要自己找醫療院所(特別是中重症需要住院的情況)

以上這幾點,雖然都不是 5 類會有的待遇,但應該可以比照這 3 年的作法,把 COVID-19 視為特例就好了。例如:維持 COVID-19「指定感染症」的地位,變成「相當於 5 類,但不是真的 5 類」

立刻訂閱


「石川カオリ的國際新聞電子報」每週六定期出刊的【一週國際大事】,是付費訂閱會員專屬內容。現在升級成為付費訂閱會員,享前 14 天免費體驗(可隨時切換會員方案)

現在就訂閱或升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