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願孩子安息的日本新聞精選(2023年第7期)

本週新聞精選:山口縣替前首相安倍晉三辦縣民葬的花費出爐/最高法院就遺棄重大少年案件紀錄向遺族道歉/「食べログ」調降連鎖餐廳分數的細節曝光/6成重大兒虐事件都和沒有去幼托機構的「無園兒」有關
🇯🇵 願孩子安息的日本新聞精選(2023年第7期)
Photo by Nathan Dumlao / Unsplash

本週新聞精選:

・山口縣替前首相安倍晉三辦縣民葬的花費出爐
・最高法院就遺棄重大少年案件紀錄向遺族道歉
・「食べログ」調降連鎖餐廳分數的細節曝光
・6成重大兒虐事件都和沒有去幼托機構的「無園兒」有關

📌 山口放送:【山口】安倍元首相の山口県民葬 実費は約5300万円 当初の見積額より1000万円近く下回る 県負担額は半分の2600万円

山口縣在去年 10 月 15 日替前首相安倍晉三獨自舉辦縣民葬,原本估計費用要花到 6,300 萬日圓,本週(2/14)公布的結算結果,只花了 5,329 萬 4,000 日圓。會和原本估算的費用差了近千萬,是因為停車場與會場設置費比原本預估的少了很多。

這筆費用最終由山口縣政府出一半(2,664 萬 8,000 日元),自民黨縣聯合會出四分之一(1,332 萬 3,000 日圓),剩下的四分之一則由縣市長會(約 890 萬日圓)、縣町村會(約 380 萬日圓)、縣市議會議長會與縣町議會議長會等由地方組織負擔。

另一方面,約有 500 名不願用公款替安倍晉三舉辦縣民葬的山口縣民,要求縣政府還錢的住民訴訟,也在本月遭駁回。


📌 神戶新聞:「少年A」全記録廃棄、最高裁「適切でなく申し訳ない」と遺族に陳謝 土師守さん「一般の常識とずれている」

去年 10 月爆出 1997 年 神戶連續兒童殺傷事件 的案件紀錄遭廢棄的事件後,接連發現日本全國各地都有理應在司法機構永久保存的重大少年案件紀錄都被丟棄的狀況,引發爭議。本週(2/14),最高法院小野寺真也總務局長在有識者委員會上,當面向神戶連續兒童殺傷事件的受害者家屬道歉,是去年一連串問題爆發之後,最高法院首次向事件當事人道歉。

根據最高法院的內部規定,少年案件的紀錄一般會保存到當事人滿 26 歲,如果是社會上廣為人知的重大案件,則會永久保存。神戶連續兒童殺傷案件當時受到日本國內外矚目,也是促使《少年法》轉向嚴懲的重大事件。

對於這起案件的遺族土師守來說,他一直希望能看一眼案件及判決紀錄,但受限於法規,在《少年法》修法之前的案件,被害者家屬目前是沒有辦法看的。所以他一直希望能等到《少年法》再次修法的一天,也許到時候就能適用到更早之前的案例,讓他可以看一眼資料內容,知道自己的兒子當年為什麼會被殺死。

沒想到在去年 10 月發現神戶家事法庭已經將檔案廢棄,而且家事法庭也沒有意願要調查檔案報廢的理由,讓土師守一氣之下召開記者會,要求司法機關調查。

最高法院緊急在事件爆發之後,已經籌組有識者委員會,驗證司法機構在這個過程中是否有缺失。最高法院曾在 2020 年指示全國各地法院,如果是有 2 家以上主流媒體報導,或是曾刊載在最高法院判例集的案例,就需要特別保存民事、少年、家事案件的紀錄。而目前最高法院調查中的 87 件(少年案件 52 件、民事案件 35 件)紀錄遭廢棄的重大司法案件,有不少是在 2020 年頒布通知之前,就已經將檔案廢棄。

另一方面,也有一派聲音指出,法院會遺棄少年案件的紀錄,很可能是受到《少年法》的影響,認為從保護少年更生的角度,家事法庭的調查及少年審判一般都不會對外公開,所以法院的工作人員可能沒有意識到保存這些檔案紀錄的重要性。從少年案件被告辯護律師的角度來看,也會認為早日丟棄已經結束的案件對當事少年比較好。

目前有識者委員會預計將在今年 4 月發布調查報告。


📌 朝日新聞:食べログの「不当」な評点調整、秘密のアルゴリズムが明らかに

在日本經營韓式料理連鎖餐廳 KollaBo 的韓流村,在 2019 年 5 月 21 日發現,旗下連鎖店在日本知名餐飲評價網站「食べログ」(Tabelog)上的分數突然變低,質疑是「食べログ」調整評分演算法,惡意調低連鎖店的評價分數。

為此,韓流村在 2020 年 5 月向「食べログ」背後的母公司「價格.com」(カカクコム)提出損害賠償訴訟,並於去年 6 月宣判。東京地方法院認定「食べログ」違反《獨佔禁止法》,「食べログ」濫用評價網站的優勢地位,要求賠償韓流村 3,840 萬日圓。

不過,去年 6 月的新聞只有報導「食べログ」敗訴,大家最關心的「食べログ」演算法卻沒有公開。直到本日《朝日新聞》的獨家報導,取得了詳細版訴訟內容(部分無法公開的內容被塗黑),終於揭開了「食べログ」演算法的秘密。

「食べログ」擅自調降演算法

使用過「食べログ」的人應該都知道,「食べログ」上的店家分數仰賴用戶們評分,分數越高就代表食物越好吃、越不容易踩雷。「食べログ」則有公佈,他們每個月會更新 2 次店家評分,越常投稿評分的用戶,他們的評分會有比較高的加權分數。

然而,這次訴訟證實「食べログ」的演算法並不是單純基於用戶們的評分,這也是「食べログ」敗訴的最主要關鍵——即便「食べログ」對外表示過會定期調整演算法也一樣,「食べログ」只有對外說是依據用戶主觀評價分數做計算,而沒有說過會因為是否為連鎖店來調整分數。而且,「食べログ」的演算法並不是針對所有的連鎖加盟店,如果是速食連鎖店或是家庭式餐廳不再此列。

而這也是韓流村提出的主張——「食べログ」會依據「是不是連鎖店」來調整最後分數,而且這件事情完全沒有在事前告知店家。因此,法院認定「食べログ」利用了優勢地位,擅自調整演算法,導致刊登在「食べログ」的店家無法在可預期狀態下利益受到損害。

不僅如此,法院也認定「食べログ」只針對連鎖店調降分數這一點並不合理,也和「食べログ」主張的「調整認知度」目的不合。

下個月二審將開庭

在一審判決出爐後,韓流村及「食べログ」雙雙上訴,二審即將在下個月底首次開庭。

韓流社社長任和彬指出,雖然一審判決證實「食べログ」會調降連鎖店的評分,但是韓流社旗下的部分連鎖店,以及競爭對手的部分門市,並沒有被調降分數,質疑「食べログ」的做法有很大的問題,光是針對連鎖店就很不合理,有的連鎖店門市被調降,有的又沒有,這是雙重的差別對待。

根據韓流社的說法,2019 年 5 月韓流社旗下 28 間門市當中,至少有 26 間門市在當時分數下滑,至少有 21 間門市從「食べログ」介紹過來的客人數減少。社長任和彬就說:「下降 0.1 分就會大幅改變排名,這套演算法已經用了快 4 年,現在還是這一套,希望大家知道這個狀況還是一直存在著。」


📌 共同通信:保育所や幼稚園に通わない「無園児」、その親が追い詰められると虐待リスクが高まる? 過去の重大事案を分析、親子の孤立を防ぐ方法を探った

日本自 2008 年度起,發生重大兒虐事件,地方政府須製作驗證報告書。

《共同通信》調查團隊,比對了 2008 年上路以來到 2022 年 10 月共 231 件兒虐事件驗證報告書後發現,6 成以上(152/231)的案件,受害兒童學齡前都沒有上保育所或是幼稚園,當中更有 43 件在報告書中便明確點出,沒有將孩子送去幼托機構,導致行政單位無法辦法介入,和孩子受到虐待有關。

這 43 件當中,0-2 歲的受虐兒有 24 件,符合 3-5 歲幼托免費(幼保無償化)的案例也有 17 件,另外 2 件孩子的年齡不明。上述這些都顯示,沒有將孩子送去幼托機構,家長在家裡自己帶小孩,又和外界社會隔絕陷入孤立狀態,會加劇兒虐的可能。

而這種 0-5 歲沒有上幼稚園或保育所的學齡前兒童,沒有支援(無援),沒有上幼兒園又缺乏人際關係(無緣),所以又稱為「無園兒」。

2017年埼玉縣伊奈町岩井心之死

2017 年 12 月,年僅 4 歲的岩井心沒有上幼稚園,都是在家由家長照顧,然後她就在家裡失溫而死。父母也因為照顧失職,依保護責任者遺棄致死罪判刑  7 年。

岩井一家在一年前(2016/2)才剛搬到埼玉縣伊奈町,人生地不熟。岩井心的上面還有一個大 2 歲的哥哥,媽媽當時 1 打 2 照顧兩兄妹已經精疲力盡,即便媽媽曾經到諮詢窗口或是和認識的人商量照顧孩子的事情,但都沒有獲得需要的資訊或協助。正好當時媽媽又懷了第 3 胎,情緒變得很不穩定。

岩井心當時有尿褲子的問題,父母對待她的方式變本加厲。爸媽為了怕被發現虐待兒童,一直沒有帶岩井心就醫。岩井心和公部門的接觸,停在 3 歲參加健診,下一次的健診就要等到 5 歲入學前。然後⋯⋯就沒有下一次了。

埼玉縣去年 11 月公布的岩井心之死驗證報告書指出,如果當時有讓岩井心就醫,解決岩井心尿褲子的問題,也許她就不會被虐待致死。報告書也提到,應該要找出守護這些失去和外界聯繫的孩子們的方式。

如果能提早送到幼托機構就好了

另外像 2014 年 3 月,滋賀縣大津市 1 歲女童死亡的案例,也是發現母親產後精神狀況不佳,周邊沒有人可以協助,陷入恐慌狀態。驗證報告書就寫到,如果可以早日介入,讓媽媽可以將孩子送到保育所托嬰,也許就能避免兒虐問題。

大阪市有 3 個孩子的一戶人家,媽媽希望能把孩子們送到保育所,這樣才能去工作。但保健師只有建議媽媽去申請,沒有幫忙轉介,最後才 9 個月大的小女兒就被施暴致死。愛知縣豐田市一對 3 胞胎,因為市府沒有辦法安排讓 3 個寶寶同時進入保育所,媽媽只能 1 打 3,最後 3 胞胎其中 1 胎就死了。

上述這些案例都是,如果可以早一點讓家長將孩子送到幼托機構照顧,有足夠的喘息時間,孩子和外界也有更多接觸,也許就能避免悲劇發生。

可以怎麼做?

目前在日本,雖然 3-5 歲學齡前兒童(基本上)去幼稚園都免費(有例外),但 0-2 歲的嬰幼兒如果要送去保育所,很多地方幼托機構不足,會要求全職工作的雙薪家庭或父母生病的家庭優先,也不是想送孩子去就進得去。另外,父母沒錢付保育費,孩子有身心障礙的問題遭到拒絕等案例也有。

面對這些需要外部主動介入協助的家庭,從公部門的角度可以透過派人定期訪問自己在家帶小孩的家庭,巡視各家狀況。從民間團體的角度,也可以藉由提供家事代勞服務訪問、觀察狀況,並適時提供需要的協助。

立刻訂閱


「石川カオリ的國際新聞電子報」每週六定期出刊的【一週國際大事】,是付費訂閱會員專屬內容。現在升級成為付費訂閱會員,享前 14 天免費體驗(可隨時切換會員方案)

現在就訂閱或升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