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節分就要吃惠方卷的日本新聞精選(2023年第5期)

本週新聞精選:前自衛官五之井里奈向日本中央及加害者提民事訴訟/厚生勞動省要調查越南修法後是否能緩解移工背債壓力/熊本縣產海瓜子產地造假風波滿一週年/日本政府或許難以控告舊統一教會違反《收養家庭斡旋法》/岸田文雄(理所當然的)否認同婚和夫妻別姓
🇯🇵 節分就要吃惠方卷的日本新聞精選(2023年第5期)
Photo by Luigi Pozzoli / Unsplash

本週新聞精選:

・前自衛官五之井里奈向日本中央及加害者提民事訴訟
・厚生勞動省要調查越南修法後是否能緩解移工背債壓力
・熊本縣產海瓜子產地造假風波滿一週年
・日本政府或許難以控告舊統一教會違反《收養家庭斡旋法》
・岸田文雄(理所當然的)否認同婚和夫妻別姓

📌 東京新聞:元自衛官の五ノ井里奈さん、性暴力の加害者や国を提訴 「できればやりたくなかった」裁判へ踏み切った理由


週一(1/30),前自衛官五之井里奈(五ノ井里奈)召開記者會,正式宣佈已向橫濱地方法院向日本中央及 5 名曾在隊上性騷擾她的自衛隊員提起損害賠償訴訟,總計求償 750 萬日圓。

五之井里奈在去年 6 月透過 YouTuber 實名爆料自己在軍中遭性騷擾,在五之井里奈的努力下,日本防衛省終於在去年 9 月向五之井里奈道歉,涉案的 5 名自衛官也在前年 12 月遭免職。然而,五之井里奈在這之後就沒有辦法取得和加害者們聯繫,覺得加害者們不夠有誠意,日本政府也沒有想要徹底解決軍中性騷擾問題的意思,而決定提起訴訟。

(五之井里奈每次都會提前在推特上預告自己什麼時候會開記者會說明什麼事情,所以每次在正式記者會之前就會有新聞。這次也是 24 號新聞就出來了,但還是想說等到 30 號記者會開完再發文。)

💡
給各位關心五之井里奈近況的朋友一個好消息:她在今年初其實找到了新的努力目標——從小練柔道的五之井里奈,要去柔道道場教學生啦!她其實從去年 7 月就會 在橫濱的道場教小學生,她今天還在個人推特上宣布要開辦專為女生設計的柔道體驗會,感覺會很搶手。她還是很喜歡柔道也很喜歡自衛隊,只是很氣因為遇到這種事情而不得不退出自衛隊,可以持續練柔道,有新的人生目標真的很重要。

📌 信濃每日新聞:【独自】ベトナムが技能実習生の金銭負担軽減へ法改正 日本政府は実態調査へ

越南在去年(2022)修改移工相關法律,限制仲介費上限,希望能藉此緩解移工出國工作得先背債的問題。日本厚生勞動省在週一(1/30)表示,將在今年度調查修法後是否真能緩解移工背債壓力。

移工出國工作有兩個仲介

這裡要先和大家補充一下,移工從母國到其他國家(例如:台灣或日本)工作,會有 2 個仲介:一個是移工在母國的仲介,一個是移工工作國的仲介。

用大家比較好理解的方式來描述的話,移工如果想要出去工作,他們在母國的時候就可以先去找仲介,請仲介幫忙找看看海外有哪些職缺可以幫忙配對,這是移工母國仲介的工作。像是台灣或是日本這種,有移工需求的國家,需要引進移工的雇主,也會在自己國家(aka 移工工作的國家)尋找仲介,看看能不能找到願意來工作的移工。所以,移工要跨國工作時,其實需要兩邊國家的仲介互相幫忙牽線,也因為兩邊國家都各有一組仲介,所以都會各抽一筆仲介費。

使用中文來描述這件事情會變得有點複雜,因為兩邊的中文都叫做「仲介」,但在日文裡面兩邊仲介用的詞是不一樣的,「送り出し機関」指的是移工母國把移工送出國的仲介,「監理団体」指的是在日本負責統籌、招募移工的仲介。

之前參加中文讀書會時曾經分享過一次日本的移工狀況,結果我講了半天才發現,原來有很多台灣人沒有想過「仲介有兩個」,所以一直聽不懂我為什麼會一直說「移工母國的仲介」和「工作地的仲介」。

補充完「移工有兩個仲介」的背景了,接下來終於可以進入正題。

越南移工多繳的仲介費成黑金

越南移工如果要到日本工作,必須先付一筆仲介費給在越南的仲介(送り出し機関)。在過去,越南雖然規定 3 年契約的話,越南方面的仲介最高可以收 41 萬日圓的仲介費。但實際上很多移工要出國工作時,繳給仲介的錢根本不只這樣。(所以出國工作前先去借錢,之後一邊工作一邊還錢是常態)

按照日本政府 2022 年針對境內 2,100 多名移工(技能實習生)的調查,平均而言越南移工每人付了 65 萬日圓多的仲介費,是各國移工裡面仲介費付最多的,也有人付了 120 萬日圓以上(這些日幣數字是去年公佈資料時的匯率)。移工為什麼要多繳這麼多仲介費?就是因為有些越南仲介會多塞一點錢給日本方面的仲介或是企業,越南移工多繳的這些仲介費,就成了越南仲介交際應酬的黑金。

去年修法禁止越南仲介塞錢給日本

也因此,越南在去年(2022)修改相關法規(省令 21/2021/TT-BLDTBXH),規定:

  1. 越南仲介不能給日本仲介錢(是日本仲介要給越南仲介錢,每名移工每月 5,000 日元)
  2. 想找工作的越南移工,給越南仲介的仲介費,1 年契約的話最多只能少於 1 個月月薪或 1,200 美金,3 年契約的話仲介費不能超過 3 個月月薪或 3,600 美金以下。(我不會越南文,但我發現日本方面的新聞和一家我常參考的台灣人 越南法律顧問 寫的不同,可能針對去日本的移工可以抽比較高仲介費?)

其他還有一些特別針對日本技能實習生制度的費用規定,基本上就是錢通通都要日本方面出,提供給技能實習生的房租要在月薪的 15% 以下。

此外,日本方面的仲介(監理團體)本來就會每個月和招募移工的企業或農家收每名移工 2 萬 5,000 到 3 萬日元不等的仲介費(監理費),日本方面的仲介(監理團體)每個月必須要將當中的 5,000 日圓交給越南方面的仲介(送り出し機関),這樣越南移工就不用多塞錢給越南仲介了(是這樣嗎?)

聽起來很棒吧?修法之後是不是真的有解決高額仲介費的問題呢?這則新聞的重點是厚生勞動省將在這個年度展開新的調查,確認目前仲介費的狀況,還有越南方面新的修法是不是真的有緩解移工們的背債壓力。


📌 熊本日日新聞:熊本県産アサリ、偽装一掃へ「脱蓄養」 稚貝誕生にほほ笑む生産者<再生の行方 出荷停止宣言1年>㊤

去年 2 月,熊本縣爆出海瓜子產地造假風波,重創當地海瓜子水產養殖業。當時熊本縣知事蒲島郁夫宣布全面暫停出口海瓜子,要徹底清查縣內海瓜子生產供應鏈。熊本縣府也和縣內 4 個漁業協會合作,目前滑石漁協已經宣佈要全面禁止畜養海瓜子,2 家確定會繼續畜養,1 家還在考慮當中。

宣布全面禁止畜養海瓜子的滑石漁協旗下的漁場,也因此被熊本縣指定為「特別回復區域」,要定期檢測漁港內的水流流速、水溫、葉綠素等養分濃度等,希望能按照海瓜子的生長階段調配成最適合海瓜子的生長環境。

事實上,畜養海瓜子本身並不違法,也是產銷業者用來調配海瓜子出貨量的手段之一,問題是出在過程中有人偽造產地。偽裝產地的人到底是將境外海瓜子引進日本的業者?畜養海瓜子的業者?還是負責出貨的中盤商?這都有可能。

熊本縣府這一年來已經逮捕 14 例涉嫌偽裝境外海瓜子成熊本縣產海瓜子的業者,但是不是還有更多業者參與其中?抑或是在去年事情爆發之初,便立刻更改公司名稱逃過一劫?仍有待持續觀察。

關於去年熊本縣產海瓜子產地造假風波,請參考舊文:熊本縣產海瓜子產地造假惹議,日本養殖水產適用的「長時間法則」是什麼?
熊本縣產海瓜子產地造假惹議,日本養殖水產適用的「長時間法則」是什麼?(2022.4.10 最後更新) - 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 🏳️‍🌈
近日,日本爆發熊本縣產海瓜子(あさり)產地造假風波,抽驗發現多數掛「熊本縣產」的海瓜子其實是中國產。消息一出,北海道產的海瓜子價格飆漲,熊本縣產的文蛤(ハマグリ)則連帶遭受波及,應聲下跌。目前熊本縣政府已宣布熊本縣產的海瓜子暫停出貨2個月,直到問題釐清為止⋯⋯

📌 讀賣新聞:旧統一教会の養子縁組あっせん、刑事告発見送りへ…対象者から証言得られず

《讀賣新聞》報導指出,厚生勞動省在週三(2/1)透露,沒有辦法透過違反《收養家庭斡旋法》(養子縁組あっせん法)刑事告發統一教(在日本現已改稱「世界平和統一家庭連合」)。理由是沒有辦法取得在公訴有效時限的 3 年內,被統一教配對的收養家庭證詞,再加上厚生勞動省現在掌握的證據,沒有辦法確認是哪一戶和哪一戶配對(誰是收養家庭,誰是把孩子送出去的原生父母),沒有辦法掌握具體狀況,所以也很難告發。

根據日本 2018 年上路的《收養家庭斡旋法》,如果沒有經過地方政府(都道府縣)認可便擅自媒合收養子女與養父母,就可能觸法。在 2018 年修法過後,舊統一教會並沒有取得可以媒合收養家庭的機構資格,但卻媒合了 31 組收養家庭。舊統一教會的說法是,近年都是「信徒們自己配對、自己配對完再和教會報告」,而且每年配對案件數不到 10 件,不算「反覆斡旋收養家庭」,所以沒有犯法。

目前舊統一教會拒絕提供厚生勞動省這 31 組收養家庭的養父母資訊,但配合厚生勞動省的要求修改收養家庭配對方式的簡章。

在《讀賣新聞》的報導出來後,日本首相 岸田文雄在國會上表示,政府並沒有要放棄刑事告發舊統一教違反《收養家庭斡旋法》,而是會繼續蒐集相關情報。

關於舊統一教會媒合收養家庭的問題,請參考舊文:安倍晉三與統一教(3)宗教二世、宗教虐待與《被害者救濟法案》(第5頁)
安倍晉三與統一教(3)宗教二世、宗教虐待與《被害者救濟法案》 - 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 🏳️‍🌈
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遭嫌犯山上徹也槍殺以來,犯案動機涉及嫌犯母親所屬的異端信仰,讓舊稱「統一教」,現已改稱「世界和平家庭聯合會」的宗教團體,以及和出生於異端信仰家庭的「宗教二世」問題浮上檯面。日本國會也因此通過了「受害者救濟法案」。然而,法案內容距離「宗教二世」們的訴求還很遙遠⋯⋯

📌 NHK:岸田首相 夫婦別姓や同性婚「改正で家族観 価値観 社会が変わってしまう」

不知道為什麼台灣這邊把岸田文雄在國會上否定同婚報這麼大,因為這應該是自民黨掌權下正常發揮的回答。而且當時他本人並不是只有否認同婚,而是包括夫妻別姓(修改夫妻婚後一定要換成相同姓氏的規定)的修法,他(以及背後所代表的自民黨整體)都認為這會毀掉日本傳統的家族價值觀,也會改變社會整體氛圍。

所以我這幾天在推特上看到長期追蹤的日本 KOL 都是說:「日本社會其實早就變囉」,或是像青野慶久直接嗆:「我們選出來的代表,好像不想要改變這個社會。該清醒了吧,日本人。」

青野慶久是現在在日本力推「選擇性夫妻別姓」的代表人物,他是知名科技公司(cybozu)的老闆(精通多國語言的 YouTuber 秋山燿平就是 cybozu 的員工),而且是他是非常罕見在婚後選擇「從妻姓」的異性戀男子(也因此深深了解婚後改姓的問題有多麻煩),真的非常酷。

總之,因為這條新聞在台灣吵很大(我覺得有點莫名其妙,但聲量沒有壽司郎小鬼還要大就是了),昨天在網路匿名討論社群上看到的討論,也覺得大家理解有誤。所以再解釋一次:

  1. 日本現行法律並不允許同志伴侶結婚,日本《憲法》也很不巧地在第 24 條關於婚姻的說明寫了「婚姻關係是『兩性』結合」,但這並不代表日本一定得修憲才能通過同婚,其實只要改變法律解釋就行了。也就是說,不要講「兩性」解讀成「一男一女才能結婚」,而是要回到當初立憲時的脈絡,這一條是因為原本關於婚姻關係的法律,婚姻並不是以雙方當事人的合意為基礎,才加上「兩性」,所以重點不是「兩性」,而是雙方當事人的合意,而這裡的「兩性」指的是「雙方當事人」。只要改成這樣的法律解釋就好了,完工。
  2. 不過目前這種法律解釋方式還不是主流共識,在自民黨政權下不可能修法的現況下(自民黨是日本現在唯一一個全面反對同婚的政黨,其他黨都支持同婚或是有條件同意喔~),打違憲審查訴訟請法官解釋最快。台灣當年能夠通過同婚,大法官 釋字第748號 扮演非常關鍵的角色,沒有釋字第 748 號,就不可能在 2 年內開放同婚。
  3. 目前日本境內同時有這 5+1 起婚姻平權訴訟,這 5+1 起訴訟一審、二審甚至是未來的三審,法官最後判決時說了什麼,都會影響到法律解釋。在日本政府沒有要主動修憲或是修法的情況下,現在這些違憲審查訴訟法官怎麼解釋《憲法》第24條,就變得很重要。目前最新的訴訟結果 請點這裡,要如何解讀日本法官怎麼理解《憲法》第24條的「兩性」問題 點這裡~

既然提到了壽司郎遇到的「恐攻」,但其實「打工族的恐攻」問題 2019 年就有了。只是當時主要是在連鎖店打工的小鬼頭在做這種事情,而不是顧客,但我覺得問題的本質是一樣的。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參考《亂丟冰塊、把魚丟到垃圾桶再放回砧板上,日本網傳「打工族的恐攻」》這篇舊文,裡面就有寫到為什麼這種打工族的愚蠢行為會連環爆。這篇應該很多人沒看過,因為這是粉專追蹤人次還只有小貓幾隻的時候寫的。

亂丟冰塊、把魚丟到垃圾桶再放回砧板上,日本網傳「打工族的恐攻」 - 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 🏳️‍🌈
近日,日本各大連鎖飲食業者陸續發生旗下工讀生,在工作期間拍下不適當的影片放到網路上廣為流傳,造成母公司不得不出面道歉的局面,稱之為「打工族的恐攻」⋯⋯ - 亂丟冰塊、把魚丟到垃圾桶再放回砧板上,日本網傳「打工族的恐攻」 | 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 🏳️‍🌈

個人覺得當時各大受害連鎖店很快就把事情處理完畢,這次壽司郎小鬼遇到的批判攻勢還有壽司郎的強硬態度,等級比之前強很多。雖然壽司郎也在 剛剛宣布 新的措施,以後壽司轉運帶上不會有壽司轉來轉去了,但在壽司郎沒有要放棄法律求償(目前新聞只有壽司郎要走法律途徑,沒說要告什麼)的話,目前事件的發展是比過去來得嚴重的。

立刻訂閱


「石川カオリ的國際新聞電子報」每週六定期出刊的【一週國際大事】,是付費訂閱會員專屬內容。現在升級成為付費訂閱會員,享前 14 天免費體驗(可隨時切換會員方案)

現在就訂閱或升級!